長照結合物聯網 創造大商機

發布日期: 2016/11/29

 

2016健康照護與物聯網產業關鍵應用服務高峰論壇,日前在中山醫大附設醫院國際廳登場。圖由左至右,包括衛福部技監兼資訊處長許明暉、衛福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科長陳秀玫、台中市衛生局簡任技正蕭春櫻、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總院長黃建寧、台灣社區醫院協會理事長謝武吉、兩岸福治民生基金會董事長林永瑞、台灣物聯網產業工會副理事長林弘仁、南開科技大學民生學院院長林正敏,及西伊歐技術諮詢顧問公司董事長潘啟明等人,都參與主談。圖/劉朱松

編者按:因應台灣「高齡化社會」的來臨,高齡人口長期照護,既是棘手問題,也是商機。由工商時報、台灣物聯網產業工會、麗臺科技、荷蘭村護理之家、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、嘉通物聯網科技公司,及臺銀人壽等單位,合辦的「2016健康照護與物聯網產業關鍵應用服務高峰論壇」,日前在台中的中山醫大附設醫院國際廳登場,邀集產官學等單位,齊聚一堂,共同為新政府的長照政策建言與獻策。

主持人:衛福部技監兼資訊處長許明暉

與談人:衛福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科長陳秀玫

台中市衛生局簡任技正蕭春櫻

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總院長黃建寧

台灣社區醫院協會理事長謝武吉

兩岸福治民生基金會董事長林永瑞

台灣物聯網產業工會副理事長林弘仁

南開科技大學民生學院院長林正敏

西伊歐技術諮詢顧問公司董事長潘啟明

記錄、攝影:劉朱松

 

 

許明暉:中央策略規畫 地方政府執行

台灣社會面臨3個問題,第1個是「人口老化」,第2個也是人口老化,第3個還是人口老化,如果人口老化,我們沒有辦法適當的因應,將會是非常大的挑戰。而整個長照或銀髮族的照護,中央政府比較負責策略性規畫與資源重組,但執行面還是要仰賴地方政府。

至於整個長期照護,醫療雖不是全部,但醫療機構卻扮演重要的角色。全世界先進國家都希望提供更好的整合,包括長照的預防醫學,及失智症的照護,都需要醫療院所的介入。

對於目前流行穿戴式裝置,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(FDA)對大部分穿戴式裝置,若不涉及診斷治療疾病,稱為低風險裝置,FDA不規範,也不背書,我們FDA對這規則應會遵守。另外,FDA該不該對物聯網(Internet of Things,IoT)規範,台灣已開始充分徵詢歐盟及美國的IoT觀點與看法。不過,我認為,IoT最後不是賣裝置,而是賣整合性服務。

 

 

林正敏:整合IoT標準 長照更省力

民眾到中山醫院,要填初診單,但再到榮總等其他醫院,還要填初診單,且很多檢驗可能也要重頭來。若老人到長照2.0柑仔店照護,後來再換到其他照護站,各項資料是否都要重來一次嗎?

網際網路有共同標準,你買宏碁與華碩電腦,是可以連在一起,但很多智慧裝置,例如量血壓等裝置,都不太連得起來,嚴格來講,不算IoT領域,屬於專屬裝置。

所謂IoT希望每家廠商產品,能夠彼此之間溝通,都會制定一個標準,很多IoT的東西,其實都有感知,透過聯網,後台有服務中心的大數據,去做比對、分析,經配對、比對之後,再傳出。

在台灣,大家想要做長照2.0與IoT之間的組合,想借助台灣ICT強項,如果沒有把標準制定下來,其實是很難的。IoT有國際標準,但定義只有物體與物體之間的通訊。而長照2.0講的服務,更應關心這個數據每1個資訊,怎麼去制定。

例如,老人家睡在床上,怎麼去監測他的生理資訊,且怎樣取得資訊,若是個別公司,是OK,但若有很多家公司,且資料量很大,都散布在雲端的資料庫,如何讓IoT變成標準,可讓長照2.0的旗艦店、日照中心,及柑仔店,很快速的取得,並運用,這是我們要很認真去思考的問題。我認為,要善用IoT標準,才能讓長照2.0做得更好。

 

 

陳秀玫:政府應尊重 市場機制

「長照十年計畫2.0」(簡稱長照2.0)的A、B、C級,是新的服務模式,目前正在試辦。A級是長照的旗艦店,是社區整合服務中心;B級是日間照護服務中心;C級是柑仔店,即社區巷口的長照服務。未來連結的部分,是資通訊科技(ICT)要介入部分,長照2.0可在此部分,可做比較大的突破。其次,長照服務,未來會採取支付系統,民眾直接給付給服務單位。

健康照護服務部分,經濟部、衛福部,都有零星地推動,其餘部分,都由民間推動,政府最重要做市場機制,要把環境營造出來,不要管太多,尊重市場機制,不過,包括法規鬆綁與環境營造,都是政府的責任。我認為,未來長照2.0,ICT的部分,絕對是重點,也是新契機。

長照2.0計畫,不是只有A、B、C級的長照服務,還有其他部分,只是A、B、C級長照服務,現在開始試辦,且只占長照2.0的一小部分。長照2.0預算,衛福部預算162億元、公務預算是100億元,其他是長照基金。因為長照服務法通過之後,可提列基金,包括用於邊遠地區、資源不足區、未來新的創新服務模式,及IoT等。

長照2.0計畫,向前可做到預防保健,因為長期照護的對象,只占全國總人口的16多%,且健康與亞健康的老人,又占83多%,這就是為何前端要延伸至預防保健與健康促進的原因。長照2.0計畫,向後可延伸至安寧療護,及在宅醫療的部分。

之前的長照1.0服務,會繼續執行,不會因長照2.0推動,就停掉了。長照人力,政府會大力推動護理人員及照護服務員,並透過平台,與教育部及勞動部合作,做「教考訓」,106年將是人力推動重點。

 

 

謝武吉:充足護理人力 長照2.0成功關鍵

長照服務法已通過,但長照法還沒有通過,衛福部將長照法,給行政院及立法院審議時,有無與相關協會互相協商?長照2.0的教育與宣導活動,完全都沒有做好,這不是批評。

至於長照2.0的10年計畫,要推展成功,一定要增加護理人力,但護理錄取率今年只有42%,以往錄取率還只有32%,及37%。

我希望衛福部建議考選部,應該要跟醫師一樣,將護理人員錄取率,應該提高至70%,但護理工作同仁也說,現在護理人員的水準很低,怎麼可以錄取率那麼高,我認為,若護理學生水準不好,學校就不要讓學生畢業。

長照2.0的護理人力,要怎麼增加,且看護人力,是否也要增加?聽說,看護費用1天要提升至2、3千元,但看護人力除了要接受訓練外,政府是否可將未考上護士(護理師)人員,經輔導後,轉為看護人力。

而看護人力的訓練,我們有沒有整套且完整訓練方式?我到越南,了解越南看護工的訓練,而台灣人在越南招募看護工,一定要先訓練會講台語或國語,還有訓練拍背及翻身等技能,我們長照的看護人員,是否有這樣訓練呢?

長期照護老人,尤其長期臥病、臥床的老人,他們的健康照護,我們有沒有規畫,雖法令規定要有營養師,但營養師管理,都控制在老闆手中,而老闆就控制一切,這是不對的。

 

 

林永瑞:結合民間力量 發展醫療安養物聯網

估計台灣2025年的老年人口,達20%,在全世界來講,算是超高齡的社會,少子化,不只台灣,中國大陸也一樣,獨生子女的夫婦家庭,要背負雙方父母親及祖父母,共8人的照顧責任,所以,政府應趕快建立醫療安養物聯網系統,並要善用民間的力量。

政府要協助民間業者建立長照2.0的A級旗艦店,可協助民間基金會,容易取得坡度在30度以下的山坡地,且變更容易、取得融資及利率優惠,讓民間機構及基金會,建立具規模、設備齊全的長照安養中心,就是長照的A級旗艦店。

另長照中心設置,也與都更有關,我認為,長照中心要社區化,而台灣4、5樓老舊公寓改建時,依目前都更法,建商是無利可圖,因此,他建議政府對於老舊公寓改建的都更案,若業者能整合大面積土地,政府應給予業者較大的容積獎勵,但要縮小建蔽率,讓改建後的社區建築物高樓化,且建蔽率縮小後,基地的空地可種樹,一樓的公共空間,可做為社區長照中心,否則很難推行社區長照。

 

 

黃建寧:智能醫院 提供客制化服務

長照過程中,分成兩個部分,一個是社福部分;另一個是醫療部分,醫院如何與社福之間,取得平衡,這是大家必須思考的重點。其中,長照2.0的A級旗艦店,也有提到醫療院所的責任。

目前醫院是以「智能醫院」來發展,亦即,人到醫院之後,所有醫療紀錄,都在醫院的雲端裡,每個人過去的紀錄,包括健康資料、用藥、疾病史,及家庭史,都記錄非常清楚。

若以照護來說,包括健康、亞健康、失能、失智,及精神障礙等民眾的醫療照護,如何分級管理?這都要靠物聯網(或稱智聯網)。

智聯網分成兩個部分,一部分是對照護服務對象的管理,可用穿戴式的「健康感測器」,可做健康管理;另一部分,很多數據可透過健康管理,回饋到長照2.0的A、B、C級單位,及後端的雲端運算,而醫療資料經計算後的判讀,且反饋到健康人的身上,這才是醫療院所有興趣做的事情。

對亞健康的人,醫院要透過很多物聯網技術,將其生理資訊回傳到後端,經由分析、運算及判讀,最終回饋到提供風險預測,及疾病的管理與診斷上。對於失智與失能部分,醫院要提供客製化的醫療服務。

後端的醫療院所,經由前端的資訊導入及分析,可做到2件事,包括線上診斷與管理,及即時救援醫療服務,但法令須要再突破,但現行醫療法規規定,病人須由醫師親自診斷,要線上診斷,法規還沒有突破,這是將來對廣泛的老人醫療管理,可以著墨的地方。

 

 

林弘仁:物聯網科技 盼能與傳產結合

公司剛做出產品,在市場上,是個孤鳥,自己不停地在研發產品,但卻沒有得到官方與學界的肯定,當有疑慮,還必須要宣傳與教育;另在大陸也有做推廣,但推銷產品還是很難,最後,我們把產品包裝成服務,因為產品對老人、子女來講,都不懂,他們只想得到照護結果。

最後,我們不再談產品、技術,只談給民眾健康及慢性病預防,委請醫療團隊透過數據,給民眾提出建議,讓用了產品,可得到價值。

但是,光靠一個企業,要推廣一個行業,是很難,尤其官方與學界,在與企業溝通時,都是不對等。所以,在餐會上,突發奇想,邀請台中各行業及民意代表,成立產業工會,最後定下來,不是要做物聯網科技,因為竹科等各地都有物聯網公司,所以,我們希望做一個物聯網科技能跟傳統產業結合在一塊的工作。

我發現物聯網,缺了平台與橋樑,所以,工會今年5月27日成立,從1個公司、1個產品,到成立工會,主旨就是能夠結合物聯網科技公司,找到我們的客戶,也希望可替傳統產業,找到一個技術,可做產業升級。

面對大陸的競爭對手,若我們廠商還停留在過去傳統生產方式,將會很辛苦的。我們希望台灣有這麼好的人才、科技政策,缺的就是整合,希望利用台灣物聯網產業工會,將科技、傳統業及人才,結合在一起。

身為物聯網科技公司,在這個領域,主要是發揮專業,但通常是叫好不叫座,因為與政策永遠是對立,廠商的產品做出數據,政府要求與醫療級別一樣高。例如,若要用在長照的設備,政府要求達到醫療等級,當然這是督促公司的優化產品方式,但我認為,政府在某些門檻,可放寬一點。

 

 

潘啟明:照護人員認證 擺脫三低惡名

潘啟明是西伊歐技術諮詢顧問公司董事長,也是德國萊茵TUV的大中華區SQ+研發及推廣中心負責人,而德國萊茵是家國際認證大廠,是世界前5名業者,公司與萊茵合作共有兩項,一是人員認證;二是機構認證,萊茵人員認證排名,是全球第1名。

德國萊茵TUV140年來,只簽下全球第1家非萊茵自行設立的SQ+研發及推廣中心,大中華區有關長照、其他人員機構、開發奢侈品、相關商品,及服務業的證照,均由西伊歐執行。

至於健康照護、IoT產業,及關鍵應用服務等3個,都欠一樣東西,就是人才,大家都說上述產業前景好,但IoT的研發人才,學校有訓練,但人數不多,且收入又不高,健康照護及關鍵應用服務,也有訓練,收入也不高。

若單獨是物聯網,薪水還高一點,若三者合在一起,叫做「三低」產業;即是薪水低、社會地位低,及成就低,且工時長,業者請不到新人,所以,政府要好好宣導,讓健康照顧業的地位崇高一點。

公司在台的「養老運營講師」及營運師訓練,是透過國際認證,把其身分地位拉高上來,讓大家從事這個行業,心情好一點,收入也高一點。

 

 

蕭春櫻:結合鄰里長 守護弱勢族群

中央的長照2.0的A、B、C級,正在準備,地方政府也會積極配合。市府編列經費,做長照1.0服務,未來可擴充至非長照1.0的對象。

台中市副市長林依瑩,之前是弘道老人基金會執行長,有心推動「高齡友善」環境,初步規畫,包括社區的關懷據點、樂齡中心,及長青學苑,加上衛生局也推動278個據點,優先辦理樂齡教室,把健康促進類先做整合,後端的衛生局,及社會局,在機構管理及照護發展上,再做整合。

另外,市府也推出「愛鄰守護隊」,是結合里鄰長為主軸,與民政局與區長合作,有很多志工加入,可把社區原本在照護體系外、可能會疏漏的弱勢族群,用愛鄰守護隊的機制,訪視、關懷他們,做些服務。

台中市今年已有625人,約有290多個里,都有參加愛鄰守護隊,預計明年可達500個里參加,而愛鄰守護隊可把獨居老人或平常沒有人關心的民眾,做後端服務連結,包括醫療、藥政、社政、福利,及社區服務,都可導入。

(工商時報)

發表迴響